不一

咸鱼渣渣

爱而不语

花吐症梗,不过可能和各位看过的花吐症的文不太一样,因为我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花吐症的设定而已……


哑舍今天有些反常,空气中飘着一股花香,不浓也不淡。咳嗽声断断续续,使得哑舍不再像往日里那般死寂。——当然,得除了医生和老板在的时候,以及馆长来的时候。

“咳咳……”又是一声咳嗽,有花自空中飘落,那是一朵白色的雏菊。陆子冈呆呆地看着一地的白花,心中满是惊恐和疑惑:我究竟是怎么了?!虽说自从认识老板之后,陆子冈的世界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对于一些并不科学的事情的接受能力已经提高了许多,但是对于目前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陆子冈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似乎比老板的存在还不科学?

忍住咳嗽的冲动,陆子冈找来扫把清扫地上的花朵,他可不希望给来哑舍的客人留下奇怪的印象。在陆子冈打扫完后不久,哑舍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一个清秀的少年。
少年看着微笑着对他说欢迎光临的陆子冈,心想:真是个好看的人呢。随即也笑着对陆子冈说道:“早上好啊,老板。我能看一下你店里的古董吗?”“可以啊。不过,我不是哑舍的老板,我只是暂时帮老板看店而已。”陆子冈笑着答道。“咳……”一个没忍住,陆子冈又咳嗽了,他赶忙伸手捂住嘴,可惜没来得及。一朵白色的雏菊就这么突兀地从陆子冈嘴,跳出来,然后旋转、坠落,就如一只调皮可爱的小精灵。然而在陆子冈眼里,着朵小花一点都不可爱。他强自压下心中的恐慌,冲有些愣神的少年微微一笑,镇定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在练魔术,没吓到你吧?”说罢,又咳出来两朵雏菊。少年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没有,没有。先生,你确定你是在练魔术?我总觉得有些像我以前在书中见过的一种病。而且,先生,你的脸色很不好。”“病?”“是啊。这种病是上个世纪初才出现呢……”

某座别墅的大厅内,胡亥戴着一副黄金面具正端坐于沙发上。只见他身前散落着一地的花——淡紫色的蝴蝶兰。而鸣鸿呢?只是立于胡亥的左肩,看了看地上的蝴蝶兰,又歪头看向胡亥,心中疑惑:主人这几天怎么老是吐这种花啊?

许久之后,胡亥摘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张俊美的脸。“花吐症?原来如此。”胡亥面无表情,喃喃自语。他站起来朝外走了两步,而后又转头坐了回去。他心里已经有爱的人了,我去找他又有什么用呢?而且,他不会接受一个男人对他的爱的,更何况,他以前有些讨厌我呢……胡亥心灰意冷地想着。又有花从胡亥的口中而出了,不过这花却不再是蝴蝶兰,而是一朵红色的鸢尾花……

送走少年后,陆子冈便关了哑舍的门。他坐在椅子上,双眼看着哑舍里的古董,心里却想着那个满头白发的人。“我快要死了。”陆子冈平静地说道。像是在与古董们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仿佛死亡于他而言只是一件寻常的小事。

“我爱上了一个人,偷偷地爱着。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这份爱是不合理的,我不能……”陆子冈嘴角泛起苦笑。即使对他说了又能如何呢?他不会爱上我的,也不会因为我的病而怜悯我,人命啊,在他眼里就如同草芥一样。陆子冈强制自己不再去想胡亥,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是有灵的。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不能照顾你们了……待老板回来,你们就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陆子冈有负所托……咳咳……”一朵朵雏菊随着陆子冈的咳嗽声不断飘落?

胡亥搬离了别墅,回到了秦始皇陵。他本想躺在棺材里等待死亡的降临,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地宫早已铺满了红色鸢尾花,或干枯,或腐烂,或鲜艳。而他还活得好好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感。或许是因为当年的那颗长生药吧。——也不知道子冈如今过得怎么样了。胡亥想。虽然知道陆子冈心中有了爱人,但这却无法令胡亥停止对陆子冈的爱与思念。

再次戴上黄金面具,胡亥发现陆子冈不在哑舍,莫名的有些心悸。“子冈一定是在与他所爱的人在一起吧,一定是……”压下心中不好的预感,胡亥如是说道。
接下来的两天里,胡亥都戴着那副黄金面具,不眠不休。可他却未能见到陆子冈。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胡亥摘下面具,拿出张角黄巾,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哑舍门前。开门而入,胡亥冲火光闪烁着的人鱼烛问道:“你知道子冈去哪里了吗?”语气带着担忧与焦虑,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冷静自持的他。人鱼烛看着胡亥如此模样,又见他咳出来两朵红花,心下了然,却不言语。倒是一旁的博山炉出言道:“小伙子,我们不知道子冈去了哪里。不过,想必现在他已不在人世了吧。唉,可怜的孩子。”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胡亥有些惊恐,他害怕博山炉说的是真的。“哼!怎么不可能!那个笨蛋七天前就拖着他那虚弱不堪的病体找地方等死去了!”这时,人鱼烛突然气愤地说道。在陆子冈交待后事时,人鱼烛就企图骂醒陆子冈,可是啊,他听不见。既然爱上了,为什么不说出口呢?人鱼烛有些悲伤地想着。

人鱼烛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直戳胡亥心窝,看不见鲜血淋漓,却是那么的痛。胡亥一直以为千年的时光早已让他那颗心修炼得坚不可摧,知道如今他才恍然——原来没有什么坚不可摧,只是没能遇见能让自己心碎的人罢了。胡亥面色惨白,踉跄朝哑舍外走去。未走几步,一朵黑色曼陀罗落于地上,随之而落的是点点鲜血。

胡陆·怀孕

哑舍内,陆子冈正轻抚着自己隆起的肚子,皱着眉头冲坐在他旁边的不速之客道:“你说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知道。”不速之客——胡亥淡然道,“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陆子冈盯着自己的肚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道:“你说吧,我抗打击能力还是挺不错的。”“你的肚子不是因为得了怪病而隆起的,而是……因为怀孕了。”胡亥侧着头,看着陆子冈的肚子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不过,这笑意消失得太快,以至于陆子冈没有发现胡亥的笑。


“你说什么?!”陆子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怀孕了。”胡亥看着陆子冈的眼睛,认真的重复道。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可是男人啊!”陆子冈被这消息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胡亥见陆子冈如此模样,有些担忧。


于是,胡亥起身,将陆子冈入自己的怀中,柔声说道:“放心吧,我会负责的。”陆子冈被胡亥的言行惊呆了,待他冷静下来后,推开胡亥,冷然道:“你负责?为什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是这孩子的父亲。”胡亥再次将陆子冈抱入怀里,在他的耳边轻语。


“为什么会这样?”陆子冈倒是没外推开胡亥,只是闷声问道。“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就如我与甘罗,早在千年之前就该死了。如今却仍残活于世。你以男子之身怀孕,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为什么怀的是你的?”“……两个多月前,你喝醉后是我带你回家的。”



沉默了一阵后,陆子冈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我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因为我有灵药啊。”胡亥轻笑,“子冈,我们在一起吧。好吗?”“……好吧。”陆子冈应了一声,心想: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反正,我看他挺顺眼的。
============================
【小剧场】:
陆子冈(挺着个大肚子,“温和”地笑):“讲真,我为什么会怀孕,嗯?”
胡亥(摸着陆子冈的大肚子,微笑):“因为楼主想让你有个孩子,也想让我有个孩子。”
陆子冈(看向楼主,仍旧“温和”地笑):“想让我们有孩子,那为什么不给我们各自找个女人?!你能解释一下吗?!”
楼主(痴汉笑):“因为我爱你们爱得深沉。”
陆子冈(气呼呼的):“那为什么是我怀孕而不是他怀孕?!”
胡亥(给陆子冈顺气):“乖,不要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楼主(捂住鼻子):“因为,我是坚定的胡陆党啊~”

胡陆·两情相悦

十一月的杭州,早晨七点左右,天灰蒙蒙的,不见一丝阳光。空中飘着雨,像蚕丝一般,细细柔柔的,缓缓落地,不闻声响,而地面却早已湿透,泛着水光。风,在不急不缓地吹着,冷冷的,虽不至于“寒彻骨”,可寒意还是由外而内渗入血肉里,令人难受。


哑舍里,除了没有老板淡然的身影,没有医生暖人的笑语外,一切如旧。陆子冈早早地就起床了。在打理一遍哑舍里的古董之后,陆子冈穿上外套,围上围巾,出门吃早餐。


一家经营重庆小面的面馆里,陆子冈正坐在一角落里吃着面。面馆里人多,热闹。而且有不少的年轻情侣正在相互投食着。陆子冈默默地坐着,默默地看着,默默地吃着。现在的年轻人啊,天天秀恩爱,发狗粮,一点都不懂得爱护单身动物!哦,就连吐槽,也是在心里默默地进行着。明天就是双十一了呢,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是否单身?唉!算了吧。即使是单身,他也不会和我在一起的吧毕竟,我可是个男人啊。这么想着陆子冈心里很是失落,胡乱吃了几口面,便起身离开了。


陆子冈撑着伞,缓步走在回哑舍的路上。不经意间,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白发及腰的消瘦身影。陆子冈停下脚步,心中疑惑:是不是我太想他了,以至于出现幻觉了?!转身,定眼一看,顿生万千欢喜心。真的是他!陆子冈快步向那人走去。
对方似乎发现了陆子冈,定定地站在那儿等着。陆子冈走近那个人,一把伞,遮住了两个人。


“胡亥你怎么在这儿?天气这么冷,又下着雨,干嘛不多穿点衣服,打把伞?”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陆子冈才惊觉,自己与胡亥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自己可以问东问西的地步,不免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胡亥不知为何,微微一笑,转瞬即逝。“我只是出来逛一下。不冷。不习惯打伞。”胡亥逐一回答了陆子冈的问题。


陆子冈心里思量着要不要趁机表白,听了胡亥的话后,决定委婉的向胡亥表明自己的心意。“胡亥,以后的每一个雨天,可不可以,让我为你撑伞?”陆子冈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胡亥说道。


静静地,不闻回声。听不懂,还是,讨厌我呢?陆子冈眼神逐渐暗淡。却在这时,胡亥开口了,声音平静:“为什么?”“我……我喜欢……你……”断断续续,声细如蚊。可胡亥还是听清楚了。原来,你也喜欢我啊,真好。胡亥暗喜,而口中只是应道:“哦,我知道了?”


“那,那你呢?”陆子冈右手紧紧地握着伞柄,紧张地看着胡亥。“山有木兮木有枝。”胡亥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牵起了陆子冈的左手。陆子冈笑了,心中满是从未有过的欢喜,甜蜜。

生日

春日和煦,春风拂人暖。杭州仍旧繁华热闹。唯有哑舍冷冷清清的。
人鱼烛依旧燃烧着,有香烟袅袅从博山炉里飘升而起。

整个哑舍里只有一人轻微的呼吸声以及利刃划过石头的声音,而古董们则是静默着,无言无语。或许他们是在说着话的,只不过凡俗之人不知其言,不解其语罢了。

陆子冈正端坐在黄花梨制的椅子上,左手拿着泛黄的玉料,右手执铻刀,全神贯着,一刀一刀地雕刻着玉料。

忽然,一阵音乐声从陆子冈的口袋里传了出来。那是陆子冈的手机来电铃声——苏打绿的《我好想你》。

陆子冈放下铻刀,将手伸入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然后接听。“喂,妈。您有什么事吗?”陆子冈笑着向手机那头的人问道。“子冈,生日快乐哦。我和你爸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手机里传出陆妈妈的声音,很温柔的声音。

陆子冈闻言,才想起今天是他26岁的生日,还有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过父母了。于是,陆子冈说道:“我明天回家。”

手机就传出了一阵笑声,陆妈妈很高兴。“子冈,吃午饭了吗?记得要按时吃饭啊。交女朋友了吗……”

之后的半个小时里,陆子冈都在耐心地听着陆妈妈讲话,偶尔回答陆妈妈的问题。唯有在谈及女朋友的事上,陆子冈撒了一个小谎——陆子冈有喜欢的女孩子,可他们终究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她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即使有涅罗盘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爸、妈,我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结束通话,陆子冈心中苦涩地想着。

陆子冈收拾好东西,刚想走出哑舍找个餐厅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却在这时,自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欢迎光临哑舍。”陆子冈习惯性地说出这句话后才发现来者是胡亥。

胡亥手中捧着一个由紫檀雕刻而成的精致的盒子,面无表情。伸手,胡亥将盒子递到陆子冈面前,缓缓说道:“生辰快乐,这是贺礼。”

陆子冈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满是疑惑和警惕:我们又不熟,为什么送这么贵贵重的礼物?莫不是有什么阴谋?陆子冈想要开口拒绝,胡亥却先开口道:“我没有什么朋友,你算唯一一个。”

听完胡亥的话,陆子冈觉得他挺可怜的,不忍心拒绝,只好接过了盒子。打开盒子一看,发现里面装着一块两个成人拳头大小的极品羊脂玉以及一块由成色上好的鸡血石雕刻而成的鸳鸯佩。

陆子冈关上盒子,心道:胡亥还真是财大气粗啊。然后发现胡亥转身欲走,急忙拉住胡亥的手说道:“等一下。”

胡亥低头看着那个紧抓着他的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然后回归平静。“何事。”胡亥问道。
陆子冈收回手,然后从自己的包了拿出了一个小纸盒递给胡亥。“古人有言‘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亲自雕的一对跳脱,是我最贵重的东西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陆子冈微笑着说道。反正也用不到了。

胡亥过纸盒,破天荒的说了句谢谢。“你吃午饭了吗?若是还没吃的话,我请你吃饭,怎么样?”陆子冈仍然微笑着说道。“好。”胡亥应道,嘴角微微上扬。

剪不断,理还乱(胡陆)

文渣,将就着看吧。
================================================
最近胡亥总是心不在焉的,而且老是想起陆子冈。陆子冈不是皇兄,且皇兄复活也有月余,为何我仍心念着他?胡亥心中满是疑问。在经过N天的反复思考,审问自己的本心之后,胡亥明了——他喜欢上了陆子冈!不知为何,胡亥对于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一点也不惊讶,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或许,因为对方是陆子冈?。想起陆子冈,胡亥不自觉间扬了起了嘴角,就连眼神也不似往日那般冷漠,而是透露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柔。在胡亥认清了自己的本心之后,胡亥决定陆子冈表明自己的心意。于是,胡亥对立于左肩的鸣鸿道:“鸣鸿,我要出去办件事。你...就不用跟着我去了。”鸣鸿听后,心想:主人这是要干什么?!居然不带我去!鸣鸿虽心有不愿,却也不得不听从胡亥的话,飞离了胡亥的肩。
与此同时,正在上班的陆子冈又发呆了。自从在哑舍恢复前世的记忆之后,陆子冈的心情很是糟糕,因此,他都被同事调侃是不是来大姨夫了!要是只是来大姨夫就好了,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痛苦。陆子冈心里苦笑。或许是前世对夏泽兰未能说出口的爱太过刻骨铭心,以至于陆子冈也受到了影响——他爱上了早已不存于世的夏泽兰。“泽兰,我好想忘记你啊,可是我办不到。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想着夏泽兰,陆子冈眼眶微红,表情呆呆的,喃喃自语着。
胡亥借张角黄巾之力,顷刻间便来到了陆子冈工作地的附近: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胡亥整理了一下仪表,然后缓步走向陆子冈工作的地方。
当胡亥站在陆子冈面前的时候,陆子冈仍发着呆。胡亥看着双眼微红,对于他的到来毫无知觉的陆子冈。心道: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莫非...是夏泽兰?自从那天在哑舍复活扶苏,连带陆子冈也恢复前世记忆之后,胡亥就抽空调查了陆子冈那天苏醒时脱口而出那个人——夏泽兰。他查到了夏泽兰是扶苏的转世,也查到了陆子冈前世与夏泽兰的关系。胡亥心里不禁泛起酸味。于是,胡亥开口道:“陆子冈!”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在耳畔,陆子冈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胡亥正冷着脸站在面前,惊讶道:“胡...胡亥?!你怎么来了?!”“找你有事,跟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不可以在这里说吗?”胡亥也不言语,而是拉起陆子冈的手便往外走。子冈的手很温暖呢。胡亥握着陆子冈有些纤细的手,心中如是想到。陆子冈见胡亥拉着他往外走,本想把手从对方的手中抽出来,不料,胡亥却紧抓着不放。陆子冈只好放弃。话说,为什么胡亥的手这么凉呢?陆子冈有些疑惑,却也不太好意思问出口。
胡亥将陆子冈拉进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然后注视着陆子冈的眼睛,说道:“子冈,我喜欢你。” “什...什么?”陆子冈一脸茫然。看着呆萌的陆子冈,胡亥沉思了一下,而后把陆子冈往墙上一压,凑近他,吻住他。在胡亥将陆子冈吻得快透不过气来的时候,胡亥才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胡亥看着一脸绯红,表情呆愣的陆子冈,忍住再次吻上陆子冈的冲动,沉声说道:“子冈,我喜欢你。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这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陆子冈猛的推开了胡亥,低声骂了句“有病!”后慌乱地逃走了。胡亥也不阻,只是看着陆子冈的背影,低声自语:“子冈,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不,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子冈。你终将成为我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
深夜,陆子冈躺在床上失眠了。陆子冈现在满脑子都是白天发生的那件事——胡亥强吻他并说喜欢他。其实,陆子冈并不讨厌那个吻,反而有点怦然心动。陆子冈心里有点乱,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心动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那时候我又想起了夏泽兰?陆子冈心想,一定是。
......今夜失眠的注定不是一个人。
胡亥躺在棺材里,同陆子冈一样——失眠了。好想子冈,好想,好想...于是,胡亥出棺,寻陆子冈去了。
顷刻间,胡亥便到了陆子冈家门前。胡亥用白泽笔打开了陆子冈家的大门,寻至陆子冈的卧室门前,然后再打开卧室门……
陆子冈心情很烦躁,他脑子里不是闪过夏泽兰的身影,就是闪过胡亥那张俊美的脸,妖冶的赤瞳,还有......那个吻。以至于胡亥推门而入的时候,陆子冈都没察觉。——胡亥看着躺在床上,衣服、头发微乱,一脸茫然地望着天花板的陆子冈,苍白的脸莫名地泛起了红晕。子冈真是...好可爱呢。好想拥着子冈入睡。胡亥如是想着。事实上,在对待有关于陆子冈的事情上,胡亥从来都不是一个矫情人。所以,胡亥顺着心意走近陆子冈的床,轻轻地在陆子冈身边躺下。然后,胡亥伸手将陆子冈拥入怀里。思想正处于混乱中的陆子冈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整懵了。在呆了几秒之后,陆子冈才反应过来,挣扎着要脱开这个不知是何人的拥抱。但是,由于胡亥与陆子冈的体力差距有点大,陆子冈没能挣脱胡亥的怀抱。胡亥看着怀里的人正锲而不舍地挣扎着,便凑近陆子冈的耳旁,低声说道:“子冈,是我。”温热的气息轻拂过陆子冈的耳廓,让自记事起便从未与他人如此亲近过的陆子冈不由地羞红了脸。“胡亥,你快点放开我!”昏暗的灯光下,面红耳赤的陆子冈瞪着胡亥轻吼。
胡亥看着怀里的人如此模样,忽然间觉得身体有些燥热,有种想将陆子冈压在身下的冲动。但胡亥想要的不只是陆子冈的人,他想要的,还有陆子冈的心。他不想让陆子冈恨自己,只好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不过胡亥并未就此放开陆子冈,反而将自己的身体陆子冈贴得更紧,并在陆子冈耳边轻声细语:“子冈,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或许,我对你的喜欢可以用爱这个字来代替了。子冈,我爱你。”陆子冈听着胡亥说的情话,心里泛起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可是,这股情绪随即便被前世的记忆泯灭了。“胡亥,我是男人!而且...我心里有了泽兰,怎么可以...”说着说着,陆子冈的声音便小了下去。对一个爱上自己的男人说自己有心上人了,陆子冈忽然觉得这样很不妥,于是果断收声。胡亥听了陆子冈的话,心中微怒:又是夏泽兰!胡亥很嫉妒那个女人,即使她是扶苏的一个转世,即使她已不存于世...胡亥翻身将陆子冈压在身下,面无表情,妖冶的赤瞳直视陆子冈狭长的凤目。“陆子冈,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是男是女,心里有谁。我既然已经爱上你,便不会更改。如果,这辈子我没能让你爱上我,那么下辈子,下下辈子,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爱上我。总而言之,我是不会放弃你的!”说罢,胡亥不理会惊呆了的陆子冈,俯身吻上了陆子冈微张的红唇。胡亥的舌头撬开陆子冈的贝齿,灵巧地缠上了陆子冈的软舌,时而霸道,时而温柔。陆子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想要拒绝胡亥的意思!反而觉得胡亥的吻让他心安,甚至有些欢喜?可是,吻着吻着,陆子冈突然有点方——胡亥压在他身上的某部位起反应了!更要命的是,他自己的也起反应了!
陆子冈心慌意乱,急着要推开胡亥。胡亥也察觉到了身下人的变化,不惊反喜。他紧抱着陆子冈,不让陆子冈推开他,继续用舌头挑逗着陆子冈。忽然,胡亥的舌头传来一阵痛感,令胡亥不得不停止了对陆子冈的吻,只是,胡亥并没有放开陆子冈。“胡亥,快点放开我,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次!”陆子冈满脸绯红,微喘着气道。“不放。”胡亥看着身下陆子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想欺负一下。“你难道不需要去解决一下你的问题吗?!”陆子冈气结道。胡亥听了陆子冈的话,眼神微暗,低声笑道:“子冈,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吧。不然,你刚才怎么没拒绝我。而且,你也起反应了。不如……”“停!你不要乱想!我...才没有喜欢你呢!我不喜欢男人。而且,我一个年轻男人,血气方刚的,有反应很正常。”陆子冈有些心虚,他现在根本就搞不清自己对胡亥的情感究竟是什么,因为他前世让他自己心里多了个夏泽兰。胡亥看着陆子冈,心道:子冈还真是不坦诚呢。“那...子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胡亥将自己的额头与陆子冈的额头紧贴,赤瞳直视陆子冈的双眼,颇为玩味地问道。“你解决你的,我解决我的,就这样。”“怎么解决?”“......用手.”“我不会,子冈你帮我吧。”“...不帮,我...教你吧...”“那你教我,我帮你。”“不不...不用你帮。”陆子冈尴尬得要死,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进去。胡亥一脸正直的看着陆子冈说:“这怎么行?我皇兄教导过我,做人要知恩图报,不能见利忘义。”然后,陆子冈便被胡亥抓着手,被手把手的对胡亥进行教导,再然后,陆子冈便被胡亥强行报恩了。
============================(陆子冈:“胡亥,你特么的不是不会吗!怎么这么熟练!”胡亥[邪魅一笑]:“这都是子冈你教得好呀!”陆子冈:“……”某人:“事实证明,厚黑的人才有吃的~话说,是不是该end了?”陆子冈(闻言大喜):“我支持end!”胡亥(手执鸣鸿,微微一笑)“你敢end?”某人:“......end还是不end,这是一个问题...”)

胡陆·论坛体

上次的不完整,漏了一段,重发:

锟铻:我有一男性朋友,被另一男性朋友告白了。他向我求助。可惜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在此向各位问策了。嗯....在线等,挺急的。
2L:路假:沙发...
3L:路易:板凳...
4L:FG:1L2L真是的,不造人家楼主在着急吗?!姐妹们,有好戏,速来围观!@FG1@FG2@弃嫽
5L:弃嫽:团长姐姐,我来啦~
6L:FG1:团长好,我也来啦~
7L:FG2:团长好,我也来啦~
8L:河图:楼上的真是......楼主,你给我们详细地说说他俩的情况呗,好让我们分析分析(看看好戏)and为你朋友出谋划策。
9L:弃嫽:哥哥酷爱来,有好事~@弃治
10L:弃治:咦~8L心机Boy.楼主求详~
11L:FG:咦~8L心机Boy.楼主求详~
12L:FG2:求详+1
13L:FH1:求详+1
14L:锟铻:嗯,你们等我一下,我需要整理一下思路,还有,我打字挺慢的。
15L:不是汤圆:呀!是陆叔叔的贴子呢。医生大叔快来帮忙@锁命
锁命:小孩子半夜不睡觉会长不高的哦。
16L:一心承道:子冈啊,有什么问题你大可来问你陈叔我呀。我可是过来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确实是过来人...
17L:医者仁心:承一,我爱你~
一心承道:师兄,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说这么肉麻的话,你不觉得害臊吗?
医者仁心回复一心承道:只要是对你说的话,我都不觉得肉麻~
18L:锁命:(´⊙ω⊙`)苏前辈,你居然有四十几岁了?!为什么看起来像三十不到?简直就是不老男神啊。还有,苏前辈,秀恩爱是不对的!
医者仁心:我有特殊的驻颜技巧~你知道我是学中(道)医的嘛。还有,嫉妒别人秀恩爱对身心健康有害呦~
19L:清明:这里挺热闹.是吧,媳妇儿~@河图
河图:( ง °皿°)ง⁼³₌₃滚!谁是你媳妇儿!都说过了,我是直男!直男!直男!
20L:FG:JQ满满啊,JQ满满~我感觉我的绳命得到了升华!
21L:FG1:20L+1
22L:FG2:20L+1
23L:弃嫽:20L+1
24L:弃治:20L+1
25L:河图:20L+1
26L:锁命:!!!∑(°Д°ノ)ノ什么鬼!河图兄你不是直男吗?!!!
河图:我当然是直男啦!我这是为了和我们班的妹子更好的进行交流而忍着掉节操的危险看基贴的好伐![(/Y ω Y\)我才不是腐男呢!]
27L:锟铻:L表示被告白的,H表示告白的...事情是这样的:
我的朋友L是学考古的,目前在一家博物馆当实习生。前阵子,L的远房表叔参加一场小型的私人古董拍卖会,为免吃亏,便将L带去了。L便是在拍卖会上与H认识的。L与H在拍卖会上下了盘棋,中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拍卖会结束之后,L与H也不再过多的交流,便离开了。过了好些日子,L与H再次遇见,H就给了L一个好大的惊吓——H向L表白了!不过L拒绝了。但是,拒绝无效!H时不时地就出现在L的身边,送礼物,然后对L说喜欢他,狂刷存在感。L实在无法了,就跑来向我求助,然后就有了这个贴子。
28L:锁命:炉子啊,你确定是你的朋友被表白而不是你被表白?( ̄y▽ ̄)~*捂嘴偷笑
29L:罗之毕之:子冈,你确定被表白的不是你吗?^_^
30L:山有扶苏:子冈人不错,当吾弟媳甚好。亥儿努力吧。@鸣鸿
31L:锟铻:┴┴︵╰(‵□′)╯︵┴┴医生,人艰不拆啊!我要与你友尽!......大公子,我是男人!
锁命:别啊,我错了( ´•̥̥̥ω•̥̥̥` )
山有扶苏:无碍,吾与毕之具为男子,亦相知相守多年矣^_^
32L:鸣鸿:子冈,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的朋友!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欢你。
33L:不是汤圆:陆叔叔,撒谎是不对的!
锁命:快去睡觉!不然,没收一切能上网的东西!
34L:一心承道:子冈,这些事情也没什么难以启齿的,何必假拖他人的身份呢?
35L:医者仁心:嗯嗯,承一说得对!
36L:锟铻:......陈叔叔,叔夫,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我爸,好不好?
医者仁心:放心吧,我和你陈叔叔又不是多嘴的人。
37L:清明:34L和35L又秀恩爱。媳妇儿快来,咱们不能让他俩一对独秀!(。’▽’。)♡@河图
河图:(▼皿▼#) 滚!滚!滚!我是直男啊!
FG回复河图:直男看基贴,离弯也不远了~你就从了他吧
河图回复FG:(;一_一)
38L:鸣鸿:子冈,我喜欢你。你为何不理我?
39L:锟铻:……夜深了,我去休息了。各位晚安。
40L:弃治:楼主晚安,好梦。
41L:弃嫽:楼主走了?
42L:FG:楼主真的走了?
43L:FG1:上面的认识楼主的那几位,谁有楼主的照片?求照!
44L:FG2:求照+1!
45L:清明:求照+1!
46L:河图:求照+1!
47L:锁命:45L和46L的情侣名不错嘛~我有炉子的照片哟~等我找一下~
48L:鸣鸿:😡不许发子冈的照片,不然,我会带着鸣鸿去找你的,医生。
49L:锁命:你说不许发就不发?!好吧...不发...就不发...凶什么凶!小心子冈不要你,哼!
50L:罗之毕之:小公子的性格还真是一点都不变呢...
51L:山有扶苏:亥儿,怎可如此无礼!
鸣鸿回复山有扶苏:大哥,子冈是我的......
52L:FG:哎呀呀,小公子挺霸道的嘛~既然不许发照片,你用文字描述一下总可以吧?
53L:医者仁心:陆家小子我见过,为人谦和,模样俊秀,很不错。当然,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
锁命回复医者仁心:前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呢?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前辈你好歹也该谦虚一点啊!
医者仁心回复锁命:自恋也是要分场合的嘛~而且,我是个实事求是的人,自然要说真话啦~
54L:河图:小攻子长什么样?小攻子长什么样?小攻子长什么样?
清明回复河图:媳妇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关心其他男人!(இωஇ )
河图回复清明:我不是你媳妇儿...我不是你媳妇儿...我不是你媳妇儿...我关心其他男人关你屁事!
55L:罗之毕之:小公子身材颀长,容颜俊美,银发披肩,赤瞳妖冶,是个不可多见的美人呢~
山有扶苏回复罗之毕之:毕之,这样调戏亥儿,亥儿会找你麻烦的。
罗之毕之回复山有扶苏:大公子,无碍的,我自有分寸^_^
56L:清明:妖孽•美人•诱受的赶脚~
57L:鸣鸿:(╬◣д◢)甘罗!我要砸了你的哑舍!还有,56L你想死?!
山有扶苏:亥儿,不许胡闹!
鸣鸿回复山有扶苏:大哥,我是你亲弟弟!
山有扶苏回复鸣鸿:......毕之不是外人。
58L:河图:23333~56L作得一手好shi~
清明:媳妇儿,只要你开心,怎么作我都乐意~(´ ▽`).。o♡
河图回复清明:滚蛋!
59L:FG:哈哈哈~56L作得一手好shi~楼主和小攻子好美颜~ o(*≧▽≦)ツ ~ ┴┴滚床ing~
60L:FG1:59L+1~
61L: FG2:59L+1~
62L: 弃治:59L+1~
63L:弃嫽: 59L+1~
64L:一心承道:各位小友,夜深了,该休息了。
65L:医者仁心:是啊是啊,再不睡容易衰老哟~承一,咱们睡觉吧^_^
66L:弃嫽:两位大叔睡好啊( ̄y▽ ̄)~*捂嘴偷笑~兄弟姐妹们,喔先撤了,明见。
67L:FG:明见
68L:FG1:明见
69L:FG2:明见
70L:清明:明见。媳妇儿,ლ(|||⌒εー|||)ლ晚安~
71L:河图:━┳━ ━┳━
72L:弃治:明见.
73L:山有扶苏:毕之,我们也去休息吧^_^
罗之毕之:......嗯
74L:锁命:……
75L:鸣鸿:......子冈,我喜欢你.
76L:鸣鸿: 子冈,我喜欢你.
77L :鸣鸿: 子冈,我喜欢你.
78L :鸣鸿: 子冈,我喜欢你.
………………………………………………
518 L:鸣鸿: 子冈,我喜欢你.
519 L:鸣鸿: 子冈,我喜欢你.
520 L:鸣鸿: 子冈,我喜欢你.
521L:锟铻:胡亥!昨晚整晚不睡就为了盖楼,你是不是有病!
522 L:鸣鸿:我有病,你有药。
523 L:锟铻:怎么可能!你什么意思!
524 L:清明:晚上好啊,各位~小攻子肯定是字面意思啦——他有相思病,楼主你是他的药~
525 L:FG楼上真相帝!小攻子还真是有毅力呢~说不定持久力也很好哟~楼主你就从了他吧~

526L:弃治:楼主你就从了他吧
527 L:弃嫽:楼主你就从了他吧
528 L:FG1:楼主你就从了他吧
529 L:FG2:楼主你就从了他吧
530 L:河图:经过我的一系列分析,我觉得——楼主你还是从了小攻子吧
清明:媳妇儿真是英明神武O(∩_∩)O对了,媳妇儿啊,我追你追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该从了我啊^_^
河图回复清明:我不是你媳妇儿,要从也是你从了我,哼!
清明回复河图:媳妇儿,你是接受我了?!!!
河图回复清明:......嗯
531 L:一心承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子冈,一切看天意,顺心意便好,无须纠结。
532 L:医者仁心:承一说的不错,若是你们命中注定要在一起,,小炉子,你是逃不掉的哟^_^
533 L:鸣鸿:子冈,这辈子我要定你了,我是不会放弃的!就算天意不许,命中无缘,那又如何?!大不了逆天改命!
534 L:锟铻:......胡亥,中二是病,得治!
535 L:一心承道:胡亥小兄弟,这逆天改命,非大能者,难以成功,且其代价极大。若是不幸失败,身死道消,后世还要受因果缠身之苦。当然,前提是天道没让你魂飞魄散。所以,要三思啊。
罗之毕之:陈先生挺懂行,约个时间,找个地点,一起坐而论道,如何?
锟铻:陈叔,后果真有那么严重吗?
一心承道回复罗之毕之:先生也是圈里人?那好啊,求之不得。
一心承道回复锟铻:当然。你也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对于这些事情,我比你了解。而且,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鸣鸿回复锟铻:子冈,你在关心我。
锟铻回复鸣鸿:我才没有关心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