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

咸鱼渣渣

【薛晓】缺(ooc到飞起……没码完,暂存)

第一章·有客自风雪中来,眉间有淡淡的杀气

川流不息,物换星移。三年的时间似白驹过隙一般,一不留神就没了。

又是一个朔风吹雪的季节,只不过当年华山之巅的少年道士,如今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安庆国君。然,这国君究竟有几多分量,却也是明眼人所心知肚明的事。

泰和三年十一月四日,大雪。呼呼风雪声,冷冷冰寒意,即使如此,也冷不了人们对生活的热情。是日旭日方升,上京市坊之内已人来人往,人声热闹,人间烟火味溢满了这方小天地。

此刻,坐落于东市的君子阁,其头牌,亦是如今的阁主的卧室内,一个身着白衣,文质彬彬的俊朗青年正站在床边,背对着床榻笑道:"阁主不仅人长得极美,本事也是一流啊。"

这话说得很是恭维,确是十分真诚的恭维,不带一丝谄媚的恭维。

随后,床幔内传出一阵慵懒而低沉的声调:"多谢公子的赞美。不过贳寙的这点本事,和公子的剑出不留命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原来,这白衣公子竟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人称"无常剑出不留命,人间活鬼白无常"的余闫白。

两人就这么互相恭维了一番。所谈之事已了,余闫白不欲耽搁,翩然举步而行。在他推开房门时,侧首道:"事成之后,余某再来拜访阁主。"话罢,余闫白运功凝气,飞身踏雪而去。

人声渐渐淹没在风雪之中。徐贳寙披衣下榻,抱臂望着门外的皑皑白雪,狭长的眉眼露出一丝玩味,他轻笑道:"大冷的天,也不顺带将门关上,真是个没爱心的人呐——呵,活鬼白无常要杀活阎王,不知这剑出不留命的名头可还能保住?"

翌日巳时,皇宫的傲雪凌霜苑内,晓星尘正于薛洋在一座精致的红亭子里相对而坐,温茶煮酒,赏雪看花。茶与酒散出阵阵水雾,朦胧氤氲。晓星尘正襟危坐,偏头望着那漫天飞雪中的红梅,颇为秀气的眉微锁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薛洋则是盯着晓星尘的侧脸,轻佻地笑道:"陛下召臣前来,又屏退宫人,不会只是想赏梅而已吧?"晓星尘回首,斟一杯热茶捧在手心,佯嗔道:"私下莫喊我陛下。我不过是个道士。"

"哈!那道长也别喊我大人,我有名字。"薛洋仍在笑,眼中是不可一世的骄狂,一如晓星尘与他初见时的那般。不过,又似乎多了些情绪,晓星尘猜不透的情绪。

晓星尘叹息一声,举杯抿一口茶,而后温和一笑:"薛成美?"晓星尘盯着薛洋,眼瞧着对方就要翻脸,连忙摆手说道:"好啦好啦,薛洋。今天找你,只是想跟你说,我想走了。"这话不轻不重,甚至是温柔的,然入了薛洋的耳。打了薛洋的心。

一时间,场面陷入了沉默,便是有风声,也是寂静得吓人的。薛洋面不改色,压下心中冒出来的一丝烦躁,拉长声音道:"我的小道长啊——你想去哪?""江湖。""江湖的水可深着呢,道长你不怕被淹死吗?""庙堂的水也不浅。我这不是还活蹦乱跳着吗。"晓星尘不知薛洋心里绕着什么弯,只觉得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冷硬,像这冬天里的冰一样,于是就开个玩笑,企图缓和一下。

不料,气氛非但未得缓和,薛洋却是黑下了脸来。晓星尘见状,不知所措。

突然,破空声于风中响起,杀机顿现——一支利箭疾飞,照着薛洋项上人头射去。薛晓二人俱是心下一惊,然反应却不慢。薛洋随手抄起桌上的一只酒杯,运力掷箭,同一时,晓星尘运功调气,转腕甩手,手中茶杯飞出。不过一瞬,俩杯子同时击中目标,利箭应声而折落。

晓星尘蹙眉,不知为何会有一支利箭飞来,而且是一支不杀皇帝而杀人臣的箭。薛洋则是冷冷地瞥了一眼断箭,随后站起身来面相箭来方向。他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气沉丹田道:"禁卫军,放不请自来的客人进来,你们,他娘的活腻歪了?"

夹带着狎腻的声音不高,却是清晰地传入了在傲雪凌霜园外面侯着的禁卫军们的耳中,令人生畏。禁卫军头领北雁归闻言,暗自问候了几声薛洋他家祖宗十八代,随即带人入园护主。

藏身于暗处的余闫白见此,思忖片刻便决定收手。毕竟他是不仅仅是个杀手,而且还个明智的杀手,明智的杀手从来不会让刺杀成为寻死。于是,余闫白敛去杀气,念头再一转,笑道:"某可不是不请自来的客人,而是别人请来的客人,既然薛大人现在不得闲,那就再会了。"话罢,余闫白运转自身独特的功法,迅速而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园中的众人只听到了那道朗润的声音以及颇为奇怪的话语,却判断不出来者身在何处。薛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藏纳在袖中的短剑。晓星尘心知这其中定然不只是单纯的刺杀那般简单,却又因不知其因果而毫无头绪,只好叹了一声,抬手轻轻挥了一下,道:"你们退下吧。"

禁卫军道了声是,而后随着北雁归出了傲雪凌霜园。这时,薛洋转身走近晓星尘,面对面,鼻子险些碰在一起。这令晓星尘不由地吓了一跳,莫地感到耳根炙热。

"我的小道长啊,你想离开这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没人会同意你离开,我也不会同意。"薛洋眼睛微眯道,熟悉的语气却是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你安心的当你的皇帝吧,我该离宫了。"

晓星尘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有些气恼的想到:我才不要当这皇帝!你不让我走,金光瑶让我走不就可以了?毕竟,他对那龙椅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君主禅位想来要比他弑君更合他的心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