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

咸鱼渣渣

胡陆·两情相悦

十一月的杭州,早晨七点左右,天灰蒙蒙的,不见一丝阳光。空中飘着雨,像蚕丝一般,细细柔柔的,缓缓落地,不闻声响,而地面却早已湿透,泛着水光。风,在不急不缓地吹着,冷冷的,虽不至于“寒彻骨”,可寒意还是由外而内渗入血肉里,令人难受。


哑舍里,除了没有老板淡然的身影,没有医生暖人的笑语外,一切如旧。陆子冈早早地就起床了。在打理一遍哑舍里的古董之后,陆子冈穿上外套,围上围巾,出门吃早餐。


一家经营重庆小面的面馆里,陆子冈正坐在一角落里吃着面。面馆里人多,热闹。而且有不少的年轻情侣正在相互投食着。陆子冈默默地坐着,默默地看着,默默地吃着。现在的年轻人啊,天天秀恩爱,发狗粮,一点都不懂得爱护单身动物!哦,就连吐槽,也是在心里默默地进行着。明天就是双十一了呢,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是否单身?唉!算了吧。即使是单身,他也不会和我在一起的吧毕竟,我可是个男人啊。这么想着陆子冈心里很是失落,胡乱吃了几口面,便起身离开了。


陆子冈撑着伞,缓步走在回哑舍的路上。不经意间,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白发及腰的消瘦身影。陆子冈停下脚步,心中疑惑:是不是我太想他了,以至于出现幻觉了?!转身,定眼一看,顿生万千欢喜心。真的是他!陆子冈快步向那人走去。
对方似乎发现了陆子冈,定定地站在那儿等着。陆子冈走近那个人,一把伞,遮住了两个人。


“胡亥你怎么在这儿?天气这么冷,又下着雨,干嘛不多穿点衣服,打把伞?”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陆子冈才惊觉,自己与胡亥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自己可以问东问西的地步,不免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胡亥不知为何,微微一笑,转瞬即逝。“我只是出来逛一下。不冷。不习惯打伞。”胡亥逐一回答了陆子冈的问题。


陆子冈心里思量着要不要趁机表白,听了胡亥的话后,决定委婉的向胡亥表明自己的心意。“胡亥,以后的每一个雨天,可不可以,让我为你撑伞?”陆子冈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胡亥说道。


静静地,不闻回声。听不懂,还是,讨厌我呢?陆子冈眼神逐渐暗淡。却在这时,胡亥开口了,声音平静:“为什么?”“我……我喜欢……你……”断断续续,声细如蚊。可胡亥还是听清楚了。原来,你也喜欢我啊,真好。胡亥暗喜,而口中只是应道:“哦,我知道了?”


“那,那你呢?”陆子冈右手紧紧地握着伞柄,紧张地看着胡亥。“山有木兮木有枝。”胡亥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牵起了陆子冈的左手。陆子冈笑了,心中满是从未有过的欢喜,甜蜜。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