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

咸鱼渣渣

生日

春日和煦,春风拂人暖。杭州仍旧繁华热闹。唯有哑舍冷冷清清的。
人鱼烛依旧燃烧着,有香烟袅袅从博山炉里飘升而起。

整个哑舍里只有一人轻微的呼吸声以及利刃划过石头的声音,而古董们则是静默着,无言无语。或许他们是在说着话的,只不过凡俗之人不知其言,不解其语罢了。

陆子冈正端坐在黄花梨制的椅子上,左手拿着泛黄的玉料,右手执铻刀,全神贯着,一刀一刀地雕刻着玉料。

忽然,一阵音乐声从陆子冈的口袋里传了出来。那是陆子冈的手机来电铃声——苏打绿的《我好想你》。

陆子冈放下铻刀,将手伸入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然后接听。“喂,妈。您有什么事吗?”陆子冈笑着向手机那头的人问道。“子冈,生日快乐哦。我和你爸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手机里传出陆妈妈的声音,很温柔的声音。

陆子冈闻言,才想起今天是他26岁的生日,还有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过父母了。于是,陆子冈说道:“我明天回家。”

手机就传出了一阵笑声,陆妈妈很高兴。“子冈,吃午饭了吗?记得要按时吃饭啊。交女朋友了吗……”

之后的半个小时里,陆子冈都在耐心地听着陆妈妈讲话,偶尔回答陆妈妈的问题。唯有在谈及女朋友的事上,陆子冈撒了一个小谎——陆子冈有喜欢的女孩子,可他们终究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她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即使有涅罗盘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爸、妈,我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结束通话,陆子冈心中苦涩地想着。

陆子冈收拾好东西,刚想走出哑舍找个餐厅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却在这时,自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欢迎光临哑舍。”陆子冈习惯性地说出这句话后才发现来者是胡亥。

胡亥手中捧着一个由紫檀雕刻而成的精致的盒子,面无表情。伸手,胡亥将盒子递到陆子冈面前,缓缓说道:“生辰快乐,这是贺礼。”

陆子冈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满是疑惑和警惕:我们又不熟,为什么送这么贵贵重的礼物?莫不是有什么阴谋?陆子冈想要开口拒绝,胡亥却先开口道:“我没有什么朋友,你算唯一一个。”

听完胡亥的话,陆子冈觉得他挺可怜的,不忍心拒绝,只好接过了盒子。打开盒子一看,发现里面装着一块两个成人拳头大小的极品羊脂玉以及一块由成色上好的鸡血石雕刻而成的鸳鸯佩。

陆子冈关上盒子,心道:胡亥还真是财大气粗啊。然后发现胡亥转身欲走,急忙拉住胡亥的手说道:“等一下。”

胡亥低头看着那个紧抓着他的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然后回归平静。“何事。”胡亥问道。
陆子冈收回手,然后从自己的包了拿出了一个小纸盒递给胡亥。“古人有言‘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亲自雕的一对跳脱,是我最贵重的东西了,希望你不要嫌弃。 ”陆子冈微笑着说道。反正也用不到了。

胡亥过纸盒,破天荒的说了句谢谢。“你吃午饭了吗?若是还没吃的话,我请你吃饭,怎么样?”陆子冈仍然微笑着说道。“好。”胡亥应道,嘴角微微上扬。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