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最🔒死

产粮不积极,思想有问题。没错,我思想有问题x

剪不断,理还乱(胡陆)

文渣,将就着看吧。
================================================
最近胡亥总是心不在焉的,而且老是想起陆子冈。陆子冈不是皇兄,且皇兄复活也有月余,为何我仍心念着他?胡亥心中满是疑问。在经过N天的反复思考,审问自己的本心之后,胡亥明了——他喜欢上了陆子冈!不知为何,胡亥对于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一点也不惊讶,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或许,因为对方是陆子冈?。想起陆子冈,胡亥不自觉间扬了起了嘴角,就连眼神也不似往日那般冷漠,而是透露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柔。在胡亥认清了自己的本心之后,胡亥决定陆子冈表明自己的心意。于是,胡亥对立于左肩的鸣鸿道:“鸣鸿,我要出去办件事。你...就不用跟着我去了。”鸣鸿听后,心想:主人这是要干什么?!居然不带我去!鸣鸿虽心有不愿,却也不得不听从胡亥的话,飞离了胡亥的肩。
与此同时,正在上班的陆子冈又发呆了。自从在哑舍恢复前世的记忆之后,陆子冈的心情很是糟糕,因此,他都被同事调侃是不是来大姨夫了!要是只是来大姨夫就好了,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痛苦。陆子冈心里苦笑。或许是前世对夏泽兰未能说出口的爱太过刻骨铭心,以至于陆子冈也受到了影响——他爱上了早已不存于世的夏泽兰。“泽兰,我好想忘记你啊,可是我办不到。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想着夏泽兰,陆子冈眼眶微红,表情呆呆的,喃喃自语着。
胡亥借张角黄巾之力,顷刻间便来到了陆子冈工作地的附近: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胡亥整理了一下仪表,然后缓步走向陆子冈工作的地方。
当胡亥站在陆子冈面前的时候,陆子冈仍发着呆。胡亥看着双眼微红,对于他的到来毫无知觉的陆子冈。心道: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莫非...是夏泽兰?自从那天在哑舍复活扶苏,连带陆子冈也恢复前世记忆之后,胡亥就抽空调查了陆子冈那天苏醒时脱口而出那个人——夏泽兰。他查到了夏泽兰是扶苏的转世,也查到了陆子冈前世与夏泽兰的关系。胡亥心里不禁泛起酸味。于是,胡亥开口道:“陆子冈!”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在耳畔,陆子冈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胡亥正冷着脸站在面前,惊讶道:“胡...胡亥?!你怎么来了?!”“找你有事,跟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不可以在这里说吗?”胡亥也不言语,而是拉起陆子冈的手便往外走。子冈的手很温暖呢。胡亥握着陆子冈有些纤细的手,心中如是想到。陆子冈见胡亥拉着他往外走,本想把手从对方的手中抽出来,不料,胡亥却紧抓着不放。陆子冈只好放弃。话说,为什么胡亥的手这么凉呢?陆子冈有些疑惑,却也不太好意思问出口。
胡亥将陆子冈拉进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然后注视着陆子冈的眼睛,说道:“子冈,我喜欢你。” “什...什么?”陆子冈一脸茫然。看着呆萌的陆子冈,胡亥沉思了一下,而后把陆子冈往墙上一压,凑近他,吻住他。在胡亥将陆子冈吻得快透不过气来的时候,胡亥才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胡亥看着一脸绯红,表情呆愣的陆子冈,忍住再次吻上陆子冈的冲动,沉声说道:“子冈,我喜欢你。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这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陆子冈猛的推开了胡亥,低声骂了句“有病!”后慌乱地逃走了。胡亥也不阻,只是看着陆子冈的背影,低声自语:“子冈,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不,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子冈。你终将成为我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
深夜,陆子冈躺在床上失眠了。陆子冈现在满脑子都是白天发生的那件事——胡亥强吻他并说喜欢他。其实,陆子冈并不讨厌那个吻,反而有点怦然心动。陆子冈心里有点乱,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心动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那时候我又想起了夏泽兰?陆子冈心想,一定是。
......今夜失眠的注定不是一个人。
胡亥躺在棺材里,同陆子冈一样——失眠了。好想子冈,好想,好想...于是,胡亥出棺,寻陆子冈去了。
顷刻间,胡亥便到了陆子冈家门前。胡亥用白泽笔打开了陆子冈家的大门,寻至陆子冈的卧室门前,然后再打开卧室门……
陆子冈心情很烦躁,他脑子里不是闪过夏泽兰的身影,就是闪过胡亥那张俊美的脸,妖冶的赤瞳,还有......那个吻。以至于胡亥推门而入的时候,陆子冈都没察觉。——胡亥看着躺在床上,衣服、头发微乱,一脸茫然地望着天花板的陆子冈,苍白的脸莫名地泛起了红晕。子冈真是...好可爱呢。好想拥着子冈入睡。胡亥如是想着。事实上,在对待有关于陆子冈的事情上,胡亥从来都不是一个矫情人。所以,胡亥顺着心意走近陆子冈的床,轻轻地在陆子冈身边躺下。然后,胡亥伸手将陆子冈拥入怀里。思想正处于混乱中的陆子冈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整懵了。在呆了几秒之后,陆子冈才反应过来,挣扎着要脱开这个不知是何人的拥抱。但是,由于胡亥与陆子冈的体力差距有点大,陆子冈没能挣脱胡亥的怀抱。胡亥看着怀里的人正锲而不舍地挣扎着,便凑近陆子冈的耳旁,低声说道:“子冈,是我。”温热的气息轻拂过陆子冈的耳廓,让自记事起便从未与他人如此亲近过的陆子冈不由地羞红了脸。“胡亥,你快点放开我!”昏暗的灯光下,面红耳赤的陆子冈瞪着胡亥轻吼。
胡亥看着怀里的人如此模样,忽然间觉得身体有些燥热,有种想将陆子冈压在身下的冲动。但胡亥想要的不只是陆子冈的人,他想要的,还有陆子冈的心。他不想让陆子冈恨自己,只好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不过胡亥并未就此放开陆子冈,反而将自己的身体陆子冈贴得更紧,并在陆子冈耳边轻声细语:“子冈,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或许,我对你的喜欢可以用爱这个字来代替了。子冈,我爱你。”陆子冈听着胡亥说的情话,心里泛起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可是,这股情绪随即便被前世的记忆泯灭了。“胡亥,我是男人!而且...我心里有了泽兰,怎么可以...”说着说着,陆子冈的声音便小了下去。对一个爱上自己的男人说自己有心上人了,陆子冈忽然觉得这样很不妥,于是果断收声。胡亥听了陆子冈的话,心中微怒:又是夏泽兰!胡亥很嫉妒那个女人,即使她是扶苏的一个转世,即使她已不存于世...胡亥翻身将陆子冈压在身下,面无表情,妖冶的赤瞳直视陆子冈狭长的凤目。“陆子冈,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是男是女,心里有谁。我既然已经爱上你,便不会更改。如果,这辈子我没能让你爱上我,那么下辈子,下下辈子,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爱上我。总而言之,我是不会放弃你的!”说罢,胡亥不理会惊呆了的陆子冈,俯身吻上了陆子冈微张的红唇。胡亥的舌头撬开陆子冈的贝齿,灵巧地缠上了陆子冈的软舌,时而霸道,时而温柔。陆子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想要拒绝胡亥的意思!反而觉得胡亥的吻让他心安,甚至有些欢喜?可是,吻着吻着,陆子冈突然有点方——胡亥压在他身上的某部位起反应了!更要命的是,他自己的也起反应了!
陆子冈心慌意乱,急着要推开胡亥。胡亥也察觉到了身下人的变化,不惊反喜。他紧抱着陆子冈,不让陆子冈推开他,继续用舌头挑逗着陆子冈。忽然,胡亥的舌头传来一阵痛感,令胡亥不得不停止了对陆子冈的吻,只是,胡亥并没有放开陆子冈。“胡亥,快点放开我,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次!”陆子冈满脸绯红,微喘着气道。“不放。”胡亥看着身下陆子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想欺负一下。“你难道不需要去解决一下你的问题吗?!”陆子冈气结道。胡亥听了陆子冈的话,眼神微暗,低声笑道:“子冈,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吧。不然,你刚才怎么没拒绝我。而且,你也起反应了。不如……”“停!你不要乱想!我...才没有喜欢你呢!我不喜欢男人。而且,我一个年轻男人,血气方刚的,有反应很正常。”陆子冈有些心虚,他现在根本就搞不清自己对胡亥的情感究竟是什么,因为他前世让他自己心里多了个夏泽兰。胡亥看着陆子冈,心道:子冈还真是不坦诚呢。“那...子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胡亥将自己的额头与陆子冈的额头紧贴,赤瞳直视陆子冈的双眼,颇为玩味地问道。“你解决你的,我解决我的,就这样。”“怎么解决?”“......用手.”“我不会,子冈你帮我吧。”“...不帮,我...教你吧...”“那你教我,我帮你。”“不不...不用你帮。”陆子冈尴尬得要死,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进去。胡亥一脸正直的看着陆子冈说:“这怎么行?我皇兄教导过我,做人要知恩图报,不能见利忘义。”然后,陆子冈便被胡亥抓着手,被手把手的对胡亥进行教导,再然后,陆子冈便被胡亥强行报恩了。
============================(陆子冈:“胡亥,你特么的不是不会吗!怎么这么熟练!”胡亥[邪魅一笑]:“这都是子冈你教得好呀!”陆子冈:“……”某人:“事实证明,厚黑的人才有吃的~话说,是不是该end了?”陆子冈(闻言大喜):“我支持end!”胡亥(手执鸣鸿,微微一笑)“你敢end?”某人:“......end还是不end,这是一个问题...”)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