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

咸鱼渣渣

【薛晓】缺(ooc到飞起……没码完,暂存)

第一章·有客自风雪中来,眉间有淡淡的杀气

川流不息,物换星移。三年的时间似白驹过隙一般,一不留神就没了。

又是一个朔风吹雪的季节,只不过当年华山之巅的少年道士,如今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安庆国君。然,这国君究竟有几多分量,却也是明眼人所心知肚明的事。

泰和三年十一月四日,大雪。呼呼风雪声,冷冷冰寒意,即使如此,也冷不了人们对生活的热情。是日旭日方升,上京市坊之内已人来人往,人声热闹,人间烟火味溢满了这方小天地。

此刻,坐落于东市的君子阁,其头牌,亦是如今的阁主的卧室内,一个身着白衣,文质彬彬的俊朗青年正站在床边,背对着床榻笑道:"阁主不仅人长得极美,本事也是一流啊。"

这话说得很是恭维,确是十分真诚的恭维,不带一丝谄媚的恭维。

随后,床幔内传出一阵慵懒而低沉的声调:"多谢公子的赞美。不过贳寙的这点本事,和公子的剑出不留命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原来,这白衣公子竟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人称"无常剑出不留命,人间活鬼白无常"的余闫白。

两人就这么互相恭维了一番。所谈之事已了,余闫白不欲耽搁,翩然举步而行。在他推开房门时,侧首道:"事成之后,余某再来拜访阁主。"话罢,余闫白运功凝气,飞身踏雪而去。

人声渐渐淹没在风雪之中。徐贳寙披衣下榻,抱臂望着门外的皑皑白雪,狭长的眉眼露出一丝玩味,他轻笑道:"大冷的天,也不顺带将门关上,真是个没爱心的人呐——呵,活鬼白无常要杀活阎王,不知这剑出不留命的名头可还能保住?"

翌日巳时,皇宫的傲雪凌霜苑内,晓星尘正于薛洋在一座精致的红亭子里相对而坐,温茶煮酒,赏雪看花。茶与酒散出阵阵水雾,朦胧氤氲。晓星尘正襟危坐,偏头望着那漫天飞雪中的红梅,颇为秀气的眉微锁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薛洋则是盯着晓星尘的侧脸,轻佻地笑道:"陛下召臣前来,又屏退宫人,不会只是想赏梅而已吧?"晓星尘回首,斟一杯热茶捧在手心,佯嗔道:"私下莫喊我陛下。我不过是个道士。"

"哈!那道长也别喊我大人,我有名字。"薛洋仍在笑,眼中是不可一世的骄狂,一如晓星尘与他初见时的那般。不过,又似乎多了些情绪,晓星尘猜不透的情绪。

晓星尘叹息一声,举杯抿一口茶,而后温和一笑:"薛成美?"晓星尘盯着薛洋,眼瞧着对方就要翻脸,连忙摆手说道:"好啦好啦,薛洋。今天找你,只是想跟你说,我想走了。"这话不轻不重,甚至是温柔的,然入了薛洋的耳。打了薛洋的心。

一时间,场面陷入了沉默,便是有风声,也是寂静得吓人的。薛洋面不改色,压下心中冒出来的一丝烦躁,拉长声音道:"我的小道长啊——你想去哪?""江湖。""江湖的水可深着呢,道长你不怕被淹死吗?""庙堂的水也不浅。我这不是还活蹦乱跳着吗。"晓星尘不知薛洋心里绕着什么弯,只觉得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冷硬,像这冬天里的冰一样,于是就开个玩笑,企图缓和一下。

不料,气氛非但未得缓和,薛洋却是黑下了脸来。晓星尘见状,不知所措。

突然,破空声于风中响起,杀机顿现——一支利箭疾飞,照着薛洋项上人头射去。薛晓二人俱是心下一惊,然反应却不慢。薛洋随手抄起桌上的一只酒杯,运力掷箭,同一时,晓星尘运功调气,转腕甩手,手中茶杯飞出。不过一瞬,俩杯子同时击中目标,利箭应声而折落。

晓星尘蹙眉,不知为何会有一支利箭飞来,而且是一支不杀皇帝而杀人臣的箭。薛洋则是冷冷地瞥了一眼断箭,随后站起身来面相箭来方向。他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气沉丹田道:"禁卫军,放不请自来的客人进来,你们,他娘的活腻歪了?"

夹带着狎腻的声音不高,却是清晰地传入了在傲雪凌霜园外面侯着的禁卫军们的耳中,令人生畏。禁卫军头领北雁归闻言,暗自问候了几声薛洋他家祖宗十八代,随即带人入园护主。

藏身于暗处的余闫白见此,思忖片刻便决定收手。毕竟他是不仅仅是个杀手,而且还个明智的杀手,明智的杀手从来不会让刺杀成为寻死。于是,余闫白敛去杀气,念头再一转,笑道:"某可不是不请自来的客人,而是别人请来的客人,既然薛大人现在不得闲,那就再会了。"话罢,余闫白运转自身独特的功法,迅速而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园中的众人只听到了那道朗润的声音以及颇为奇怪的话语,却判断不出来者身在何处。薛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藏纳在袖中的短剑。晓星尘心知这其中定然不只是单纯的刺杀那般简单,却又因不知其因果而毫无头绪,只好叹了一声,抬手轻轻挥了一下,道:"你们退下吧。"

禁卫军道了声是,而后随着北雁归出了傲雪凌霜园。这时,薛洋转身走近晓星尘,面对面,鼻子险些碰在一起。这令晓星尘不由地吓了一跳,莫地感到耳根炙热。

"我的小道长啊,你想离开这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没人会同意你离开,我也不会同意。"薛洋眼睛微眯道,熟悉的语气却是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你安心的当你的皇帝吧,我该离宫了。"

晓星尘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有些气恼的想到:我才不要当这皇帝!你不让我走,金光瑶让我走不就可以了?毕竟,他对那龙椅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君主禅位想来要比他弑君更合他的心意……

【雀风】醉梦

   @张祈杏。  ←还债啦💞文是杏写的,我代发👌排版我改了一下下,有一点点词句我也改了一下,大体不变。 

                                                                                                朦胧间,弁袭君依循许久之前的记忆,回到了最初结义的地方,时过境迁此处早已同当时大有不同,看不出那时的模样。尽管如此,当年在此的一却又似历历在目,弁袭君神似有些疯狂,脚步踉跄手里提着一壶酒。
                                                                                            
杜舞雩的尸体就这么被毁了,仅存的一丝希望再也不见。
                                                                                         
绝望笼罩心头,只能借酒浇愁,盼望能在梦中又见他一面。视线越发模糊,弁袭君隐约见着眼前一人影,是那般熟悉。可惜意识越发不清,睡去前只觉一阵微风吹过,似告诉自己他还在。
                                                                                                
“弁袭君,为何在此徘徊不去?”听得熟悉声音在身后,弁袭君惊诧地转身,入目是那求不得,忘不得的人。
                                                                                      
“哈,弁袭君在此不过是兴致所起。想不到能在此遇见你,祸风行。”道出来人身分,弁袭君极力压制住内心不可言说的情感。
                                                                                        
弁袭君意外杜舞雩会出现在此,却也想不清为何如此意外,只觉得似乎忘了什么。惊喜的情绪盖过那一丝疑虑,此刻弁袭君没有多想,只愿能好好同他相处片刻。
                                                                                       
自弁袭君复出后至今,两人未曾如当年般,如今难得有这般机会,弁袭君难得不想说些有关逆海崇帆的事。两人没有言语,气氛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好,并肩走上那一段路。此处虽与当年不同,但是在他们看来,却依旧看得出当年的影子。
                                                                                      
“当年,我们便是在此处结义。”弁袭君伸手指了处。"那时,我们还未曾像如今这样疏离。”不待杜舞雩接话,颇为讽刺的话脱口而出。
                                                                                       
话出口不过刹那,弁袭君便有些后悔,可惜凭他性子也不会主动认错,脸上依旧是那副高傲的神色。杜舞雩也没多说什么似没听见一般,弁袭君才放下心来。
                                                                                         
日落,夕阳余晖洒在两人走过的路上,杜舞雩脚步减缓。“你该走了。”开口便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初听闻此话,弁袭君不解,然聪明如他,不过一瞬间,便已经明了。心中先前萦绕的疑云散了,杜舞雩的尸体早已毁去,如今怎可能如现在这般和自己说话?尽管如此那熟悉的感觉不会骗人,眼前的人是他没错,上前几步想抓住他的手问清一切,却见杜舞雩如风一般,不待一丝留恋转身离去。弁袭君手指仅微微勾到衣角,却止不住那人离开的脚步,衣角从手中离去,他想上前阻拦却迈不出脚步。
                                                                                       
“祸风行你站住!”怒上心头,一声喊叫,却唤不回那人回眸一眼,只能在原地看着他渐行渐远。如同那时看着他的尸体被火燃尽,无能为力,一滴泪悄然滑过脸颊。
                                                                                      
风过,梦醒,四下无人,一如来时,此后亦是。

承诺的证据,方便催粮嘿嘿嘿👌占tag致歉啦!

【薛晓】缺

部分人物属于我,丑归我,其余人物属于墨香铜臭,欧欧吸归我。👀我找不到敏感词汇……所以来链接好了,放评论👌
想了想,将名字改了。这样比较不容易被"困"住。填坑慢慢来👌

瑶凌车

邪教慎入。金光瑶x金凌。为什么会有这东西出现?因为我骰输🔫链接甩评论👌

宋薛车

咳,今天下午被删了,于是微博走起,链接放评论……溜了溜了。

咸鱼翻不了身,也撸不了文

嗝儿。只能开点小脑洞了…… _(:3」∠)_ 太太们加油产粮啊~比一颗大心心。



1.白发

陈长生前往圣光大陆的那一天,秋山君去为他饯行……

回离山后,秋山君在后山看了一夜的星星。鸡鸣破晓,秋山君发白如雪。



2.梦

陈长生向来不喜欢与他人有身体接触,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秋山君。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陈长生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如此,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醒之后,陈长生脸色微红,沉默着去洗了一个澡。



3.唐三十六心里苦(xxx)

夜里,闲得发慌的唐三十六打算去找关飞白练练嘴皮子,好巧不巧的撞见了正在相拥而吻的秋陈二人……

第二天,唐三十六双眼泛着血丝,冷着一张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唐棠,你现在的脸色就跟一个死人一样。”关飞白见此,不由地冷嘲道。

唐三十六瞥了一眼跟没事儿人一样的秋山君和陈长生,转而瞪向关飞白,忿忿地说了一句极其没有道理的话:“从前我看得见,现在我眼瞎!”

爱而不语

花吐症梗,不过可能和各位看过的花吐症的文不太一样,因为我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花吐症的设定而已……


哑舍今天有些反常,空气中飘着一股花香,不浓也不淡。咳嗽声断断续续,使得哑舍不再像往日里那般死寂。——当然,得除了医生和老板在的时候,以及馆长来的时候。

“咳咳……”又是一声咳嗽,有花自空中飘落,那是一朵白色的雏菊。陆子冈呆呆地看着一地的白花,心中满是惊恐和疑惑:我究竟是怎么了?!虽说自从认识老板之后,陆子冈的世界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对于一些并不科学的事情的接受能力已经提高了许多,但是对于目前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陆子冈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似乎比老板的存在还不科学?

忍住咳嗽的冲动,陆子冈找来扫把清扫地上的花朵,他可不希望给来哑舍的客人留下奇怪的印象。在陆子冈打扫完后不久,哑舍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一个清秀的少年。
少年看着微笑着对他说欢迎光临的陆子冈,心想:真是个好看的人呢。随即也笑着对陆子冈说道:“早上好啊,老板。我能看一下你店里的古董吗?”“可以啊。不过,我不是哑舍的老板,我只是暂时帮老板看店而已。”陆子冈笑着答道。“咳……”一个没忍住,陆子冈又咳嗽了,他赶忙伸手捂住嘴,可惜没来得及。一朵白色的雏菊就这么突兀地从陆子冈嘴,跳出来,然后旋转、坠落,就如一只调皮可爱的小精灵。然而在陆子冈眼里,着朵小花一点都不可爱。他强自压下心中的恐慌,冲有些愣神的少年微微一笑,镇定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在练魔术,没吓到你吧?”说罢,又咳出来两朵雏菊。少年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没有,没有。先生,你确定你是在练魔术?我总觉得有些像我以前在书中见过的一种病。而且,先生,你的脸色很不好。”“病?”“是啊。这种病是上个世纪初才出现呢……”

某座别墅的大厅内,胡亥戴着一副黄金面具正端坐于沙发上。只见他身前散落着一地的花——淡紫色的蝴蝶兰。而鸣鸿呢?只是立于胡亥的左肩,看了看地上的蝴蝶兰,又歪头看向胡亥,心中疑惑:主人这几天怎么老是吐这种花啊?

许久之后,胡亥摘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张俊美的脸。“花吐症?原来如此。”胡亥面无表情,喃喃自语。他站起来朝外走了两步,而后又转头坐了回去。他心里已经有爱的人了,我去找他又有什么用呢?而且,他不会接受一个男人对他的爱的,更何况,他以前有些讨厌我呢……胡亥心灰意冷地想着。又有花从胡亥的口中而出了,不过这花却不再是蝴蝶兰,而是一朵红色的鸢尾花……

送走少年后,陆子冈便关了哑舍的门。他坐在椅子上,双眼看着哑舍里的古董,心里却想着那个满头白发的人。“我快要死了。”陆子冈平静地说道。像是在与古董们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仿佛死亡于他而言只是一件寻常的小事。

“我爱上了一个人,偷偷地爱着。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这份爱是不合理的,我不能……”陆子冈嘴角泛起苦笑。即使对他说了又能如何呢?他不会爱上我的,也不会因为我的病而怜悯我,人命啊,在他眼里就如同草芥一样。陆子冈强制自己不再去想胡亥,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是有灵的。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不能照顾你们了……待老板回来,你们就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陆子冈有负所托……咳咳……”一朵朵雏菊随着陆子冈的咳嗽声不断飘落?

胡亥搬离了别墅,回到了秦始皇陵。他本想躺在棺材里等待死亡的降临,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地宫早已铺满了红色鸢尾花,或干枯,或腐烂,或鲜艳。而他还活得好好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感。或许是因为当年的那颗长生药吧。——也不知道子冈如今过得怎么样了。胡亥想。虽然知道陆子冈心中有了爱人,但这却无法令胡亥停止对陆子冈的爱与思念。

再次戴上黄金面具,胡亥发现陆子冈不在哑舍,莫名的有些心悸。“子冈一定是在与他所爱的人在一起吧,一定是……”压下心中不好的预感,胡亥如是说道。
接下来的两天里,胡亥都戴着那副黄金面具,不眠不休。可他却未能见到陆子冈。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胡亥摘下面具,拿出张角黄巾,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哑舍门前。开门而入,胡亥冲火光闪烁着的人鱼烛问道:“你知道子冈去哪里了吗?”语气带着担忧与焦虑,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冷静自持的他。人鱼烛看着胡亥如此模样,又见他咳出来两朵红花,心下了然,却不言语。倒是一旁的博山炉出言道:“小伙子,我们不知道子冈去了哪里。不过,想必现在他已不在人世了吧。唉,可怜的孩子。”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胡亥有些惊恐,他害怕博山炉说的是真的。“哼!怎么不可能!那个笨蛋七天前就拖着他那虚弱不堪的病体找地方等死去了!”这时,人鱼烛突然气愤地说道。在陆子冈交待后事时,人鱼烛就企图骂醒陆子冈,可是啊,他听不见。既然爱上了,为什么不说出口呢?人鱼烛有些悲伤地想着。

人鱼烛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直戳胡亥心窝,看不见鲜血淋漓,却是那么的痛。胡亥一直以为千年的时光早已让他那颗心修炼得坚不可摧,知道如今他才恍然——原来没有什么坚不可摧,只是没能遇见能让自己心碎的人罢了。胡亥面色惨白,踉跄朝哑舍外走去。未走几步,一朵黑色曼陀罗落于地上,随之而落的是点点鲜血。

胡陆·怀孕

哑舍内,陆子冈正轻抚着自己隆起的肚子,皱着眉头冲坐在他旁边的不速之客道:“你说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知道。”不速之客——胡亥淡然道,“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陆子冈盯着自己的肚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道:“你说吧,我抗打击能力还是挺不错的。”“你的肚子不是因为得了怪病而隆起的,而是……因为怀孕了。”胡亥侧着头,看着陆子冈的肚子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不过,这笑意消失得太快,以至于陆子冈没有发现胡亥的笑。


“你说什么?!”陆子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怀孕了。”胡亥看着陆子冈的眼睛,认真的重复道。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可是男人啊!”陆子冈被这消息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胡亥见陆子冈如此模样,有些担忧。


于是,胡亥起身,将陆子冈入自己的怀中,柔声说道:“放心吧,我会负责的。”陆子冈被胡亥的言行惊呆了,待他冷静下来后,推开胡亥,冷然道:“你负责?为什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是这孩子的父亲。”胡亥再次将陆子冈抱入怀里,在他的耳边轻语。


“为什么会这样?”陆子冈倒是没外推开胡亥,只是闷声问道。“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就如我与甘罗,早在千年之前就该死了。如今却仍残活于世。你以男子之身怀孕,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为什么怀的是你的?”“……两个多月前,你喝醉后是我带你回家的。”



沉默了一阵后,陆子冈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我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因为我有灵药啊。”胡亥轻笑,“子冈,我们在一起吧。好吗?”“……好吧。”陆子冈应了一声,心想: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反正,我看他挺顺眼的。
============================
【小剧场】:
陆子冈(挺着个大肚子,“温和”地笑):“讲真,我为什么会怀孕,嗯?”
胡亥(摸着陆子冈的大肚子,微笑):“因为楼主想让你有个孩子,也想让我有个孩子。”
陆子冈(看向楼主,仍旧“温和”地笑):“想让我们有孩子,那为什么不给我们各自找个女人?!你能解释一下吗?!”
楼主(痴汉笑):“因为我爱你们爱得深沉。”
陆子冈(气呼呼的):“那为什么是我怀孕而不是他怀孕?!”
胡亥(给陆子冈顺气):“乖,不要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楼主(捂住鼻子):“因为,我是坚定的胡陆党啊~”

胡陆·两情相悦

十一月的杭州,早晨七点左右,天灰蒙蒙的,不见一丝阳光。空中飘着雨,像蚕丝一般,细细柔柔的,缓缓落地,不闻声响,而地面却早已湿透,泛着水光。风,在不急不缓地吹着,冷冷的,虽不至于“寒彻骨”,可寒意还是由外而内渗入血肉里,令人难受。


哑舍里,除了没有老板淡然的身影,没有医生暖人的笑语外,一切如旧。陆子冈早早地就起床了。在打理一遍哑舍里的古董之后,陆子冈穿上外套,围上围巾,出门吃早餐。


一家经营重庆小面的面馆里,陆子冈正坐在一角落里吃着面。面馆里人多,热闹。而且有不少的年轻情侣正在相互投食着。陆子冈默默地坐着,默默地看着,默默地吃着。现在的年轻人啊,天天秀恩爱,发狗粮,一点都不懂得爱护单身动物!哦,就连吐槽,也是在心里默默地进行着。明天就是双十一了呢,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是否单身?唉!算了吧。即使是单身,他也不会和我在一起的吧毕竟,我可是个男人啊。这么想着陆子冈心里很是失落,胡乱吃了几口面,便起身离开了。


陆子冈撑着伞,缓步走在回哑舍的路上。不经意间,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白发及腰的消瘦身影。陆子冈停下脚步,心中疑惑:是不是我太想他了,以至于出现幻觉了?!转身,定眼一看,顿生万千欢喜心。真的是他!陆子冈快步向那人走去。
对方似乎发现了陆子冈,定定地站在那儿等着。陆子冈走近那个人,一把伞,遮住了两个人。


“胡亥你怎么在这儿?天气这么冷,又下着雨,干嘛不多穿点衣服,打把伞?”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陆子冈才惊觉,自己与胡亥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自己可以问东问西的地步,不免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胡亥不知为何,微微一笑,转瞬即逝。“我只是出来逛一下。不冷。不习惯打伞。”胡亥逐一回答了陆子冈的问题。


陆子冈心里思量着要不要趁机表白,听了胡亥的话后,决定委婉的向胡亥表明自己的心意。“胡亥,以后的每一个雨天,可不可以,让我为你撑伞?”陆子冈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胡亥说道。


静静地,不闻回声。听不懂,还是,讨厌我呢?陆子冈眼神逐渐暗淡。却在这时,胡亥开口了,声音平静:“为什么?”“我……我喜欢……你……”断断续续,声细如蚊。可胡亥还是听清楚了。原来,你也喜欢我啊,真好。胡亥暗喜,而口中只是应道:“哦,我知道了?”


“那,那你呢?”陆子冈右手紧紧地握着伞柄,紧张地看着胡亥。“山有木兮木有枝。”胡亥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牵起了陆子冈的左手。陆子冈笑了,心中满是从未有过的欢喜,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