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最🔒死

产粮不积极,思想有问题。没错,我思想有问题x

【绮最】命定·ä¸­

emmmm……没写完,于是决定分上中下辽👀

—————————————————————

绮罗生拉着北狗入城,并逛了一天。两人一狗的组合,在苦境这个出现什么都不会奇怪的地方本不应引人瞩目的。

然而绮罗生和北狗,再加一个小蜜桃,却是格外的引人瞩目。因为绮罗生和北狗不是一般人,小蜜桃也不是一般狗。

被拉进城的北狗一开始是有些不爽的。毕竟对于一个长时间游离于世外的人来说,突然落入红尘世间,一时不适应也很正常。

不过他没有生气,因为他并不讨厌绮罗生这个人,甚至是很欣赏绮罗生。

而绮罗生呢?他很高兴,像是与故人久别重逢的那种高兴。

真是毫无道理。明明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吾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呢?

虽然绮罗生心有疑惑,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好心情。

日薄西山,红霞满天,道上的行人渐少了。

“汪汪汪。(该找个地方休息了。)”跟在绮罗生和北狗后面的小蜜桃晃着尾巴叫了几声。

北狗停下脚步,拉住走在前头的绮罗生的袖子道:“天色已晚,你要去哪里?”绮罗生偏头看向北狗,微微勾起唇角,眉目间满是温柔之意,他道:“找间客栈用晚膳,然后回月之画舫。”

北狗闻言,毫不犹豫地道:“吾不跟你回月之画舫。”声音低沉,带着些冷淡的意味。

绮罗生盯着北狗被面具遮住的脸,略一思忖,然后也不问原因,只是以哄孩子那般的语气说道:“好好好,不回月之画舫。我们住客栈。”

“……”北狗见绮罗生如此反应,面具下的脸一如往常那样不带一丝情绪,却不知如何应声,只好松了手,冷哼一声:“哼!小蜜桃,我们走。”言罢,也不看绮罗生,便直直往前走去。

“汪!”小蜜桃表示心好累。

“哎呀,老狗,且等吾一等。”绮罗生颇为无奈地跟了上去。

客栈雅间内,烛火昏黄。二人一狗,酒足饭饱。当然,论字面意思,真正酒足饭饱的只有绮罗生,北狗和小蜜桃只占了饭饱二字。

绮罗生轻摇着手中折扇,看着杯中之物轻叹一声:“酒乃妙物,你怎么不与吾一同品尝呢?”

“吾不喝酒,有阴影。”

得了人冷冷的回应,绮罗生也不在意,只是一拍手中折扇,微笑着朝侍立一旁的伙计道:“请准备两间上房。”

那伙计听了吩咐,没去准备,反而带着讨好似的笑,微微弓着身子道:“这位爷,不好意思哈,我们这儿只剩下一间房了,您看……”

只剩一间房了。

绮罗生心有踌躇,沉吟片刻,正欲开口之际,北狗说道:“一间房也可以。绮罗生,吾和你一起睡。”

一起睡……

也不知为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北狗说得坦然,绮罗生却是听得耳根一热。

哎呀,莫乱想,莫乱想。

绮罗生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一个才认识一天的人产生莫名的遐想。明明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却毫无来由地觉得熟悉,甚至是……很喜欢。

没错,就是很喜欢。

绮罗生再一次觉得自己内心产生的情绪毫无道理。不再多想,绮罗生举扇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冲客栈的伙计道:“那便准备一间房吧。”

伙计退了出去,雅间内只剩二人一狗。

“绮罗生,你看起来有些奇怪,怎么了?”

被关心的人看着凑过来的狗头面具,收敛心神,紫眸微眯,伸手摸了摸人面具上的狗鼻子,道:“吾很好,谢谢关心哦。”

“不用客气。之前你不是说要先交朋友才能相爱吗?。”北狗歪着脑袋,捋着面具上的须子道,“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诶~我们今早就是朋友了呀。”

交了朋友,那么之后便是相爱了。或许,吾该做点什么。绮罗生暗自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话音落定,一时无语。

打算二刷《将夜》辽……

有、意思:D

私心占一下绮最tag_(:3」∠)_

【绮最】命定·ä¸Š

(微博首发。我想给绮最一个不一样的重逢,或许会有后续……我是条莫得感情的咸鱼……)

一条江,江上一艘画舫,画舫之中卧着一位白衣玉人。那玉人是绮罗生,一个漂泊无定的刀客。

是夜,清风徐徐,皓月高悬,寒光覆着江面。月色下,画舫孤零零地随水漂流着。此时,除风声水声外,似乎没有其他声音了。

画舫上的绮罗生做了一个梦。梦醒后,关于梦的内容,他也记不大清楚了。只是身上的冷汗,心中莫名的哀恸,以及梦中隐隐约约的话语让他肯定,他的梦是个噩梦。

那究竟是多可怕的一个梦呢?

画舫之外,夜色仍久浓郁。绮罗生背靠着墙而坐,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仔细回忆,想找出噩梦遗留下来的痕迹。

“就算是黄泉,我也不会让你们共路!”
“九千胜注定魂飞魄散而亡!”

这是梦中的人话。绮罗生忘记梦中说出这些话的人长什么样了,直觉告诉自己他认识话的主人,也知道话中的“你们”指的是谁。但是,绮罗生怎么也找不出关于他们的一丁点记忆。

“哎呀,真是令人苦恼啊!”

绮罗生拿扇子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笑着自言自语道。

“只要你再握起刀,我们便能再相遇。”

蓦地,绮罗生脑海中又蹦出来了这句话——他执刀的起源。

这……似乎梦中也有人对吾说了这句话。这个梦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没来由地,绮罗生心中哀恸更甚,而后陷入了沉思。

沉浸于思考的人是看不见时光的步伐的。不知不觉间,日出东山,天云渐白,一道曦光射入画舫。绮罗生回过神来,摇头叹息,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与此同时,一人一狗沿江而行。那人身着灰格外袍,脸覆狗头面具,右手上提着一根白色绒尾。狗,是一条雪獒。

画舫已停泊在江畔,站在画舫甲板上吹风的绮罗生,远远地变瞧见了这对颇为另类的组合。

那一人一狗应是也瞧见了绮罗生,快速地往绮罗生走去。

“九千胜大人。”

绮罗生听见那个戴着狗头面具的人喊到。九千胜?此处除吾之外,并无他人,他在唤吾九千胜?想起梦中出现的名字,绮罗生觉得,缘分真是妙不可言。或许那个狗头面具客便是解梦的契机。

绮罗生一足轻点甲板,跃离原处,翩然落于岸上。他执扇朝着来人行了一礼,道:“这位兄台,吾并不是九千胜。”

狗头面具客与雪獒走近绮罗生,而后站定。

“你不是九千胜?”他看着绮罗生,歪了一下头道:“你是刀客。相杀吧!”语气冷然而肯定,却丝毫不带杀气。

狗头面具客右手一晃,那白色的绒尾转瞬间化成了一把骨刀。

绮罗生讶异,而后展开折扇遮住嘴巴,细长的眼睛微眯,轻笑道:“唉~初次见面,你与吾还未互相认识,打打杀杀不好哦。”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吾名北狗,你可以唤吾老狗。”然后,北狗用手指了指那条雪獒道:“这是吾的狗,小蜜桃。”“汪~”被唤作小蜜桃的雪獒应了一声。

原来他是五大传奇之一的北狗啊。绮罗生盯着北狗,若有所思道:“吾名白衣沽酒绮罗生,幸会。”

“那么,我们现在相杀吧!”

北狗将刀一挥,刀尖直指绮罗生,气场全开。绮罗生不慌不乱,一甩手将扇合上,以扇推开身前的骨刀,笑道:“唉~莫急。相杀要有爱才精彩。难道你想来一场不精彩的相杀吗?”

话甫落,但见北狗举手敲了几下头,使劲儿晃了晃脑袋,而后贴近绮罗生,揪住他的毛毛领道:“你刚刚说什么?!”清冷的声音莫名带了一丝烦躁。

不知为何,绮罗生对北狗如此举动并不反感,只是轻轻地拍了拍抓住他衣领的手,柔声道:“吾说,相杀要有爱才精彩。你莫要如此激动。”

“哼!”北狗冷哼一声,松开手后退一步,问道:“那吾得先与你相爱才能与你相杀吗?”“然也。”“如何才能相爱?”“你先与吾相处一段日子,吾自会教你。”绮罗生上前拉住北狗的手,欲将人带往人烟繁盛之处。

“喂!你这人很自来熟唉!”北狗依旧是冷言冷语,但是却没有推开绮罗生。“走啦走啦~”绮罗生半拉半推着北狗,毫不在意北狗所言。

“汪汪汪!(等等我呀!)”小蜜桃叫着跟了上去。

无题,可能是把刀吧

初磨最光阴,有点短的自戏,存在这儿算了





是时冷风萧索,邪氛四起,天穹如漆墨,黑暗无边。阴寒侵骨,耳畔隐隐有鬼唱,神识恍恍惚惚,疑似己身在无间。

功体溃散,真元不聚,又遭恶者凌虐,肉躯被缚于木柱之上,难以动弹。血流不止,垂头但见足下尘土染赤。腥气充盈鼻间,伤处痛至麻木,浑身无力。

祆撒舞司为何骗吾?

茫然不解之际,忽闻干戈声起,阵阵惨嚎随风入耳,周遭邪气愈加浓重,一股不祥之感袭上心头。

识海蒙昧,难察光阴之流速。不知时过几何,天地间惨嚎声止息。随即,恶者出言。内心莫名一悸,当下微昂首,举目望去,只见熟悉身影持刀而立,一身白衣已血迹斑斑,不似往日从容。

"最光阴!"

熟稔之声音充满忧意。心中无欢喜,反生了几分忧惧,勉强提气,沉声问道:

"你,为何要来?"

九千胜大人,你不该来,不该来。

未得回应,但见暴雨心奴与九千胜大人战至一处。霎时间,霹雳顿生,电光闪烁,寰宇之内风云变幻,九霄寒雨倾落凡尘。

自然之象掩不住场中浓重杀气。

眼见九千胜落于下风,不禁心焦如焚。片刻后,暴雨心奴手中镰刀穿破九千胜之躯体,痛呼声响,鲜血飞溅。

眼前骇人一幕似尖刀直戳心窝,未及回神,又见暴雨心奴收刀,探手捉住绮罗双耳向外一扯——绮罗耳离主,人跪尘土。

"九千胜!!!"

心痛甚剧,睚眦欲裂。拼命突破身体极限,运力摆脱束缚,撞开拦路恶魔,迅速奔向九千胜,将其揽入怀中。

"我不会让你死!"

顾不得满身伤痛,顾不得暴雨倾盆,顾不得脚下泥泞,心中唯有一念——不让九千胜死。

抱起伤重之人,欲寻生机奋力向前。蓦地一道刀气自背后袭来,无力设防,亦无心设防,硬生生抗住攻击,紧紧抱住九千胜,继续迈步向前。

戚风惨雨阻路,眼前昏暗,心中悲恸。身后之人犹如自炼狱而来的魔鬼,一刀一刀,刀刀皆欲绝人生路。

未走出几步,终是抵不住身后攻击,身子一软,半跪在泥水之上。即使如此,却依旧不放弃为九千胜求生之路,死不松手。

"我不会让你死!"

一句话,一个承诺,语气坚定,心更加坚定。虽是功体尽失,身疲力竭,人在绝境,但仍不愿放弃希望。

九千胜大人,吾一定带你逃出生天……









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xxx

魔吞不动城串串,很漂亮的哦,不如……

咸鱼翻不了身,也撸不了文

嗝儿。只能开点小脑洞了…… _(:3」∠)_ 太太们加油产粮啊~比一颗大心心。



1.白发

陈长生前往圣光大陆的那一天,秋山君去为他饯行……

回离山后,秋山君在后山看了一夜的星星。鸡鸣破晓,秋山君发白如雪。



2.梦

陈长生向来不喜欢与他人有身体接触,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秋山君。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陈长生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如此,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醒之后,陈长生脸色微红,沉默着去洗了一个澡。



3.唐三十六心里苦(xxx)

夜里,闲得发慌的唐三十六打算去找关飞白练练嘴皮子,好巧不巧的撞见了正在相拥而吻的秋陈二人……

第二天,唐三十六双眼泛着血丝,冷着一张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唐棠,你现在的脸色就跟一个死人一样。”关飞白见此,不由地冷嘲道。

唐三十六瞥了一眼跟没事儿人一样的秋山君和陈长生,转而瞪向关飞白,忿忿地说了一句极其没有道理的话:“从前我看得见,现在我眼瞎!”

爱而不语

花吐症梗,不过可能和各位看过的花吐症的文不太一样,因为我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花吐症的设定而已……

哑舍今天有些反常,空气中飘着一股花香,不浓也不淡。咳嗽声断断续续,使得哑舍不再像往日里那般死寂。——当然,得除了医生和老板在的时候,以及馆长来的时候。

“咳咳……”又是一声咳嗽,有花自空中飘落,那是一朵白色的雏菊。陆子冈呆呆地看着一地的白花,心中满是惊恐和疑惑:我究竟是怎么了?!虽说自从认识老板之后,陆子冈的世界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对于一些并不科学的事情的接受能力已经提高了许多,但是对于目前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陆子冈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似乎比老板的存在还不科学?

忍住咳嗽的冲动,陆子冈找来扫把清扫地上的花朵,他可不希望给来哑舍的客人留下奇怪的印象。在陆子冈打扫完后不久,哑舍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一个清秀的少年。
少年看着微笑着对他说欢迎光临的陆子冈,心想:真是个好看的人呢。随即也笑着对陆子冈说道:“早上好啊,老板。我能看一下你店里的古董吗?”“可以啊。不过,我不是哑舍的老板,我只是暂时帮老板看店而已。”陆子冈笑着答道。“咳……”一个没忍住,陆子冈又咳嗽了,他赶忙伸手捂住嘴,可惜没来得及。一朵白色的雏菊就这么突兀地从陆子冈嘴,跳出来,然后旋转、坠落,就如一只调皮可爱的小精灵。然而在陆子冈眼里,着朵小花一点都不可爱。他强自压下心中的恐慌,冲有些愣神的少年微微一笑,镇定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在练魔术,没吓到你吧?”说罢,又咳出来两朵雏菊。少年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没有,没有。先生,你确定你是在练魔术?我总觉得有些像我以前在书中见过的一种病。而且,先生,你的脸色很不好。”“病?”“是啊。这种病是上个世纪初才出现呢……”

某座别墅的大厅内,胡亥戴着一副黄金面具正端坐于沙发上。只见他身前散落着一地的花——淡紫色的蝴蝶兰。而鸣鸿呢?只是立于胡亥的左肩,看了看地上的蝴蝶兰,又歪头看向胡亥,心中疑惑:主人这几天怎么老是吐这种花啊?

许久之后,胡亥摘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张俊美的脸。“花吐症?原来如此。”胡亥面无表情,喃喃自语。他站起来朝外走了两步,而后又转头坐了回去。他心里已经有爱的人了,我去找他又有什么用呢?而且,他不会接受一个男人对他的爱的,更何况,他以前有些讨厌我呢……胡亥心灰意冷地想着。又有花从胡亥的口中而出了,不过这花却不再是蝴蝶兰,而是一朵红色的鸢尾花……

送走少年后,陆子冈便关了哑舍的门。他坐在椅子上,双眼看着哑舍里的古董,心里却想着那个满头白发的人。“我快要死了。”陆子冈平静地说道。像是在与古董们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仿佛死亡于他而言只是一件寻常的小事。

“我爱上了一个人,偷偷地爱着。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这份爱是不合理的,我不能……”陆子冈嘴角泛起苦笑。即使对他说了又能如何呢?他不会爱上我的,也不会因为我的病而怜悯我,人命啊,在他眼里就如同草芥一样。陆子冈强制自己不再去想胡亥,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是有灵的。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不能照顾你们了……待老板回来,你们就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陆子冈有负所托……咳咳……”一朵朵雏菊随着陆子冈的咳嗽声不断飘落?

胡亥搬离了别墅,回到了秦始皇陵。他本想躺在棺材里等待死亡的降临,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地宫早已铺满了红色鸢尾花,或干枯,或腐烂,或鲜艳。而他还活得好好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感。或许是因为当年的那颗长生药吧。——也不知道子冈如今过得怎么样了。胡亥想。虽然知道陆子冈心中有了爱人,但这却无法令胡亥停止对陆子冈的爱与思念。

再次戴上黄金面具,胡亥发现陆子冈不在哑舍,莫名的有些心悸。“子冈一定是在与他所爱的人在一起吧,一定是……”压下心中不好的预感,胡亥如是说道。
接下来的两天里,胡亥都戴着那副黄金面具,不眠不休。可他却未能见到陆子冈。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胡亥摘下面具,拿出张角黄巾,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哑舍门前。开门而入,胡亥冲火光闪烁着的人鱼烛问道:“你知道子冈去哪里了吗?”语气带着担忧与焦虑,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冷静自持的他。人鱼烛看着胡亥如此模样,又见他咳出来两朵红花,心下了然,却不言语。倒是一旁的博山炉出言道:“小伙子,我们不知道子冈去了哪里。不过,想必现在他已不在人世了吧。唉,可怜的孩子。”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胡亥有些惊恐,他害怕博山炉说的是真的。“哼!怎么不可能!那个笨蛋七天前就拖着他那虚弱不堪的病体找地方等死去了!”这时,人鱼烛突然气愤地说道。在陆子冈交待后事时,人鱼烛就企图骂醒陆子冈,可是啊,他听不见。既然爱上了,为什么不说出口呢?人鱼烛有些悲伤地想着。

人鱼烛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直戳胡亥心窝,看不见鲜血淋漓,却是那么的痛。胡亥一直以为千年的时光早已让他那颗心修炼得坚不可摧,知道如今他才恍然——原来没有什么坚不可摧,只是没能遇见能让自己心碎的人罢了。胡亥面色惨白,踉跄朝哑舍外走去。未走几步,一朵黑色曼陀罗落于地上,随之而落的是点点鲜血。

胡陆·æ€€å­•

哑舍内,陆子冈正轻抚着自己隆起的肚子,皱着眉头冲坐在他旁边的不速之客道:“你说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知道。”不速之客——胡亥淡然道,“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陆子冈盯着自己的肚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道:“你说吧,我抗打击能力还是挺不错的。”“你的肚子不是因为得了怪病而隆起的,而是……因为怀孕了。”胡亥侧着头,看着陆子冈的肚子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不过,这笑意消失得太快,以至于陆子冈没有发现胡亥的笑。


“你说什么?!”陆子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怀孕了。”胡亥看着陆子冈的眼睛,认真的重复道。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可是男人啊!”陆子冈被这消息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胡亥见陆子冈如此模样,有些担忧。


于是,胡亥起身,将陆子冈入自己的怀中,柔声说道:“放心吧,我会负责的。”陆子冈被胡亥的言行惊呆了,待他冷静下来后,推开胡亥,冷然道:“你负责?为什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是这孩子的父亲。”胡亥再次将陆子冈抱入怀里,在他的耳边轻语。


“为什么会这样?”陆子冈倒是没外推开胡亥,只是闷声问道。“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就如我与甘罗,早在千年之前就该死了。如今却仍残活于世。你以男子之身怀孕,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为什么怀的是你的?”“……两个多月前,你喝醉后是我带你回家的。”



沉默了一阵后,陆子冈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我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因为我有灵药啊。”胡亥轻笑,“子冈,我们在一起吧。好吗?”“……好吧。”陆子冈应了一声,心想: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反正,我看他挺顺眼的。
============================
【小剧场】:
陆子冈(挺着个大肚子,“温和”地笑):“讲真,我为什么会怀孕,嗯?”
胡亥(摸着陆子冈的大肚子,微笑):“因为楼主想让你有个孩子,也想让我有个孩子。”
陆子冈(看向楼主,仍旧“温和”地笑):“想让我们有孩子,那为什么不给我们各自找个女人?!你能解释一下吗?!”
楼主(痴汉笑):“因为我爱你们爱得深沉。”
陆子冈(气呼呼的):“那为什么是我怀孕而不是他怀孕?!”
胡亥(给陆子冈顺气):“乖,不要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楼主(捂住鼻子):“因为,我是坚定的胡陆党啊~”